欢迎访问湘西纪检网!

“小官巨贪”背后的疯狂—龙山县住建系统塌方式腐败窝案剖析

【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18          来源:湘西纪检微信公众号 】

    龙山县住建系统塌方式腐败窝案,是近年来湘西州内影响最为深远、波及面最为广泛、教训极为深刻的腐败窝案。最终,龙山县住建系统69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受到处理,龙山县住建局原党组受到改组处理,成为湖南省首例改组的案例。    

  龙山县住建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杨秀祥作为该案“主犯”,小官巨贪,贪污、受贿及非法获利总计过千万。其贪脏枉法不择手段,不计后果,触目惊心。其人生前期励志,后期腐化,令人叹息。  

  

  

 

   案情回顾

  

 

  2016年1月,湘西州纪委收到省纪委交办的群众举报关于龙山县住建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杨秀祥涉嫌违纪的问题线索。2017年2月,州纪委将杨秀祥涉嫌严重违纪的问题线索及前期初核情况移交龙山县纪委。根据州纪委移送的线索及有关领导的批示,龙山县纪委第二纪检监察室组成初核组予以核实,发现其存在违规经商办企业、收受贿赂等违纪违法问题。3月27日,经龙山县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并报县委同意,决定对杨秀祥的违纪问题予以立案审查。同日,经报请州纪委批准对其实施“两规”措施,并成立了以州纪委牵头的近60人的“3.27”专案审查组。经专案组历时8个多月的内审深挖和外调延伸,以杨秀祥为首的龙山县住建系统塌方式腐败窝案浮出水面。最终,龙山县住建系统69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受到处理,其中,原党组书记、局长杨秀祥,原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张远忠均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原党组成员、副局长郭吉芳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肖政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另有11名党员干部受到党政纪处分和54名干部受到组织处理。鉴于龙山县住建局原党组严重失责,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且本身又不能纠正,经龙山县委研究并报州委批准,2018年1月22日,对龙山县住建局原党组予以改组处理,为湖南省首例改组的案例。


    案件主要特点  

  

 

  龙山县住建系统塌方式腐败窝案是基层单位“小官巨贪”、行业系统“前腐后继”的典型。纵观该案,有四个鲜明特点。

   

  

  (一)涉案主体纵深化。本案的涉案人员具有明显的梯次,纵向串联。顶层是掌管全局的党组书记、局长杨秀祥,其违纪违法涉及住建系统的多个领域;上层以分管财务的副局长张远忠为代表的班子成员,在各自分管领域以权谋私;中层以城建站为代表的二级机构负责人,把持门前三尺硬土,钻营获利空间;下层以专业技术人员和财务人员为代表,放弃职业操守,失职渎职。

  (二)钱权交易经常化。收受红包礼金成为龙山县原住建系统多年来沿袭的“潜规则”,对内,干部职工给领导送,对外,管理对象给管理人员送,对上,单位用公款给领导送,礼尚往来,心照不宣。同时,领导干部收受贿赂,谋取私利无孔不入。经查,2008年至2016年,杨秀祥多次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21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累计423.8万元,并利用职务影响,索取他人财物44.2万元,而且还以子女名义违规入股私营企业,长期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利1122万元。张远忠利用分管财务审批资金的职权,仅2015年至2016年两年时间,先后3次收受龙山县一建公司转送的“活动经费”累计26万元,向县一建公司索要“费用”8万元。   

  (三)问题形式多样化。龙山县住建系统少数领导干部十八大以后不收敛、不收手,违规插手工程项目的有之;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的有之;钱权交易收受贿赂的有之。如2013年以来,肖政利用职务便利与其妹夫合伙承接相关工程,获利80万元。郭吉芳一次性侵占公款就高达22万元。部分中层骨干不作为,乱作为,索拿卡要,中饱私囊的有之;利用职权强买强卖的有之;不给好处不办事给了好处乱办事的有之。如龙山县住建局城建站原站长郑忠顺与副站长李方银相互勾结插手工程项目,以低于市政定额价发包,竣工后按市政定额结算的方式,要求施工方将差价形成的利润返还,2012年至2015年间,二人共同非法获利27.8万元。个别专业技术人员失职渎职,参与虚报工程套取项目资金的有之;不讲职业操守,伪造资料以假乱真的有之。如2012年至2016年间,张远忠授意城建站技术人员李方银制作虚假市政维修相关工程资料,财务人员杨正玉以他人名义开具虚假工程发票,从住建局机关账户套取工程款98.2万元,用于住建局账外年底发福利等开支。一些财务人员违反财经纪律,公款私存,参与私设小金库的有之;报假账做假账、贪污挪用公款的有之。经查,2007年至2016年,龙山县住建局采取收费收入不入账、以支抵收、转移资金等方式私设小金库14个,涉及资金1571万余元,公款沦为“私房钱”,小金库几乎成为本案腐败问题不断蔓延的“财政支柱”。   

  (四)涉案时间长期化。本案调查的时间范围是从2005年至2016年,跨度12年,多数涉案人员不止一次违纪违法,涉案周期长,频率高。特别是主要领导和班子成员,在住建局工作时间长,势力培植根深蒂固。杨秀祥多年总揽全局,把持项目建设,权力空间大,插手工程项目、收受贿赂,钻营牟利为所欲为,其敛财几近达到疯狂程度,他给其亲弟帮忙承揽工程后,其亲弟为其所送的40万所谓的“好处费”也照单全收。张远忠长期分管机关财务,一支笔审批,视住建局监管资金为个人钱袋,贪污侵占、违规列支肆无忌惮,赌博输了,由财务人员亲自送钱;个人消费,由公家出钱,让财务人员找票据,自己一笔“同意开支”,账务轻易处理冲平,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案件成因分析 

    

 

  (一)理想信念动摇导致思想滑坡。本案涉案的领导干部都是从基层逐渐走上领导岗位的,他们都曾为了事业付出过艰辛的努力,也曾得到组织的肯定和群众的认可。杨秀祥23岁选聘为农民副乡长,凭着勤劳和实干,先后当上乡长、乡镇党委书记、局长,多次获得“优秀共产党员”和“先进工作者”称号。张远忠从一名农民合同工参加高考成为一名国家干部,一步一步走上领导岗位,曾被团省委评为“全省学科学用科学青年标兵”。但随着职务的升迁和年龄的增长,他们放松了个人思想改造,淡薄了宗旨意识,特别是在与工程老板长期交道中产生了盲目攀比心理,心态失衡,认为自己作为一名领导干部不该比老板们差。杨秀祥这样忏悔自己心灵裂变的历程:“看到这些工程老板比我有钱,我当局长为什么不能有钱。他们家里条件比我好,我当局长为什么比他们家里条件差,所以我想发财,就起了以权谋私的念头。”攀比心理,拜金思想,使得杨秀祥、张远忠等人人生观错位、价值观扭曲、理想信念动摇,导致他们在形形色色的诱惑面前,宗旨意识被以权谋私所替代,党性原则被重利轻义所取代,公共权力成为攫取私利的工具和筹码,最后以身试纪、以身试法,由“好同志”变成“阶下囚”。  

  (二)漠视党纪法规导致胆大妄为。翻开涉案人员的案卷,剖析他们违纪违法过程,无一不是因为对党纪国法缺乏敬畏之心,纪律意识、法律意识淡薄而越走越远、越陷越深的。杨秀祥在忏悔书中这样写道:“我总错误地认为组织上不会发现我的问题,可能规避得了组织调查。”基于这样的错误心理,杨秀祥将纪律、法律抛至脑后,贪污受贿无所顾忌,其受贿单笔金额最高达20万元,索贿单笔金额最高达35万元。张远忠在杨秀祥案发后,害怕自己的事情败露,不仅不主动交待,反而陆续找局机关及二级机构相关人员,在商议所谓补救对策的同时,订立攻守同盟,指使相关人员反供串供,阻碍办案工作,对抗组织调查,最后聪明反被聪明误,被直接采取司法强制措施。此外,杨秀祥、张远忠等人还错误地认为,工作任务完成了,为大家谋点利、发点钱是应该的,只要是分钱的范围广一点,领导和骨干多分一点,风险也不大,于是就是想法设法私设“小金库”,利用加班、奖金或冲发票报假账等形式,坐支私分“小金库”。住建局部分专业技术人员为迎合领导意图或谋取个人私利,也将党纪法规抛置脑后,放弃职业操守,编造虚假资料、乱签证乱作为,虚增工程量参与套取项目资金,导致财政资金被大量蚕食。   

  (三)监督管理缺位导致权力滥用。住建系统腐败窝案的发生,原因固然很多,但监督管理缺位是其至关重要原因。一是权力过于集中并且失去监督,致使腐败现象长期蔓延。龙山县住建局原纪检组不认真履行监督责任,对项目、资金监管不力,对局机关及二级机构落实中央“八项规定”情况监督检查不深入,对违规违纪案件不查处,致使杨秀祥在住建局大权独揽,项目招投标、资金拨付、工程结算等等,基本上由他一个人定调拍板,如有异议,他就以县里工程工期紧特事特办为由来搪塞,极力掩饰其与工程老板之间互相输送利益的黑幕。其他班子成员也各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在分管业务范围内大做文章,轻车熟路、能捞尽捞。二是管理体制上存在缺陷,为工程领域的腐败提供了滋生的土壤。近几年来,龙山项目建设数量多任务重,一些大的项目均以项目指挥部的形式运作和管理,而许多行业主管部门的“一把手”或业务分管领导大多兼任常务副指挥长或公司总经理,如本案中涉及的龙山果利河截污干管工程、保障房工程等建设项目,住建局作为行业主管部门既是监管部门,又是项目业主单位,还是具体建设活动的操作者,集裁判员、教练员和运动员三重角色于一身。管理体制上的这些缺陷,为杨秀祥等人以权谋私、贪污腐败提供了操作空间。   

  (四)忽视家风家教导致后院失守。忘记家风家训、忽视家庭教育管理,是杨秀祥等人身陷囫囵的重要原因。杨秀祥在忏悔书中讲到,1984年4月,他参加工作刚选上湾塘乡农民副乡长的那天,父亲就给他提了四点要求,叫他当了干部不能害人更不能害老百姓;不能忘本,多给老百姓做好事;不能有私心要大公无私,在钱和女人上面要过得硬;不能忘恩,要时刻记住党的培养,听党的话。但在县住建局工作的10年期间,他把父亲的教诲忘得一干二净,既忘了本,又忘了恩,最终自酿苦果,悔恨难当。此外,杨秀祥还曲解“长子为父”的本意,关心和帮助兄弟姊妹不走正规渠道,不讲党性原则,纵容他们借权生财,不惜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关系为他们打招呼揽生意谋私利。如在2005年至2011年期间,杨秀祥就授意城建站负责人为其妻弟周国军每年安排10万至20万元的市政维修工程。更可悲的是,杨秀祥作为一家之主,对家人管教不严,导致其爱人周国平沉迷赌博,债台高筑,面对200多万元的高利贷债务,他铤而走险,选择在局长位子上利用工程项目捞取好处费来偿还债务的不归路。正如他所言:为了还清债务,维持好这个家,我就这样一步一步贪财爱钱越贪越大。我后悔接二连三贪了这么多年,终于落到了今天这个悲哀的下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