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湘西纪检网!

86元茶水钱

【 作者: 胡灵芝       发布时间:2019-03-12          来源:泸溪县纪委 】

  

  每天把孙子从学校接回家后,他都要去茶馆喝杯茶。

  这天下午,他像往常一样,把孙子接回家交给老伴,就拐进了小区附近的清心茶馆,找了个靠窗的小桌子坐了下来。很快,服务员小刘就笑眯眯地来了。

  老伯,还是一大杯碧螺春,一小碟黄瓜,一碗小米粥?小刘轻声问他。

  “好咧,有茶有粥有水果。”他边说边推开了窗。他喜欢从窗口看到街市忙碌的人群,有生活的况味。

  “你慢用,不打扰老伯了。”茶馆人不多,小刘很快就端来了他的茶食。

  “谢谢。”他把目光从街市收了回来,优哉游哉地喝了一大口碧螺春,接着,又不紧不慢地喝起了粥。

  坐了一个多小时,他起身去结账。

  “老伯,你今天的茶费有人给你买单了。”小刘这样告诉他。

  “谁给我结的账,咋没跟我打招呼呢?”他有点愕然。

   “是位四十几岁的人,说是你的熟人。”

  “人去哪了呢?”他的目光从茶馆里扫了一遍。

  “走了。我问怎么不跟你打个招呼,他看见你在看窗外,悄声跟我说,你是老局长,叫我不要打扰你。”

  熟人?还是乡亲?还是老同学?抑或者是老同事?他想到,自己虽生在这小镇上,但从初中起便去了县上和省里上学,后来一直在临近县工作,老同学大多在外地,老同事也少有本地人。再说,退休后回老家生活也有近八年了,而今是病老头子一个,还有谁会给自己买单呢?于是,他一再追问小刘,究竟是谁给他付的茶钱呢?小刘也不肯说什么。于是,他暗暗下定主意,明天来喝茶时要多留点儿神。

  第二天接完孙子,他依然拐进了清心茶楼去喝茶,依然选了那张靠窗的小桌子坐下,把目光投向了繁华街市。

  “老局长,你来了。”勤快的小刘一眼就认出了他,随即问到“还是老三样?”他笑了笑,说:“好咧。”

  很快,小刘就端来了一壶碧螺春,一小碟黄瓜,一小碗米粥。他收回目光,一边喝茶,吃粥,吃黄瓜,一边不时地将目光往喝茶的人群中扫去。

  喝完了三泡茶,他起身去结账。

  “老局长,你的茶钱已经有人付了。”小刘又这样告诉他。

  “又有人帮我买单了?到底是谁呀?我可是把这里喝茶的人都看了个遍。”他很纳闷,拉着小刘一连问了几个问题,又把茶馆里的人瞄了一遍。

  “他不让我说……”小刘搓着手,一张脸憋得通红。

  他们俩的动静引起了三两茶客的侧目。领班走过来问是怎么

  回事。小文说给老局长买单的人交代我不要说出他来,老局长说我又不知道这个人是谁。领班笑了,说到:“老局长,这个不难,我们这里都装了监控,我领你去看看,不就知道是谁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监控室,调出监控仔细看清楚后,他愣了一下,然后又是摇头,又是感叹。

  原来,帮他买单的人是他的老乡小吴。当年他当局长时,小吴是办公室主任。有一次,他们局到外地参加特产推荐会,他和小吴带了当地最好的两家针织厂到搞展销,销售出去四百多件羊毛衫。两家针织厂作为感谢,给他们两人各送了一件。小吴一再坚持要付钱,两个厂长死活不肯收。事后,他把小吴一顿好骂:“一件羊毛衫事小,助长贪念事大。你不知道贪如火,不遏则燎原的道理?你现在还年轻,什么时候都要记住贪是祸啊,物先腐而后虫生。”随后,又叫小吴给两个厂付了款,还要他在局支部会上做自我检讨,叫局纪检组长对他进行了诫勉谈话。一些同事私下里说不就是件衣服吗?钱也给了,还这么大题小做。觉得丢了人的小吴咬牙苦读了几个月,考回了本县,多年以后也成了局长。他回忆起这件事,就觉得自己对小吴有点严厉了。

  见他的表情里歉意又有不解,小刘说到:“老局长,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这人是我舅舅,前天回来看望我妈妈。昨天傍晚来这里喝茶,看你一直在看街市,没打扰你赶回去了。他还吩咐我,只要是你来喝茶,他都给你买单。你看,这是他发给我的微信。”小刘把手机递给他看:

  “刘云,那位老局长是我的上级。当年,我因为一件事情没有办妥,受到了他的处理。开始我还没想通,一直对他意见。后来,我也走上了领导岗位,眼看着好些同事出了事,才明白老局长的用心良苦和防微杜渐。我一直按照他说的那两句话去工作和生活,也就收获到知足和快乐。如果他还来喝茶,你替我把他的单买了,我用微信把钱转给你,等我有时间再来看望他。”

  看完微信,他的脸上浮起了笑意。开口问小刘:“这两天我的茶水钱是多少?”小刘说:“86元。

  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零钞,取出86元,硬塞给小刘,转身,乐悠悠地拐出了门。

  从此,清心茶馆再也没见他的身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