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湘西纪检网!

【微小说】:不订“资料”触发的“地震”

【 作者: 龙施雨       发布时间:2018-03-01          来源:凤凰县纪委 】

  

    “知识决定命运,要想孩子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必须要更加严格要求,让他们多思考,多练习,成为精英中的精英!但是由于课本上的习题太过简单,配套的《基础训练》过于基础,达不到开拓思维的目的!我们在坐的很多家长们出于关心孩子,自发选购了很多课外辅导材料,质量参差不齐,有的甚至存在知识性错误,极易误导孩子,钱花了又达不到效果,不仅浪费了你们的血汗钱,更加重了孩子的负担浪费了孩子的时间,剥夺了孩子欢乐的童年!我们为了帮助家长避免这一系列问题,专门组织专家组从市面上成百上千种教辅资料中,精心挑选了一套题量适中,题目灵活多变有趣味性,可以帮助孩子在快乐中锻炼提升的两套学习神器——《练了优》和《课课100分》,团购尊享8.8折,自愿订购的家长可以到我这里报名哦!”乱岗学校教师老胡热心地在家长会上为家长们“排忧解难”。

  从教30年来,没有什么大风大浪,是老胡没见过的。尽管国家三令五申禁止违规征订教辅资料,但这在老胡眼里早就见怪不怪了,他坚信只要家长、学生是“自愿”征订、购买的,谁也挡不了他的“财路”。

  老胡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自愿订购教辅资料承诺书》分发给每一位家长,全班56位家长中的55位都签了字,唯独西装革履的李晓峰家长李德旺望着承诺书自愿征订目录上赫然在列的18本356元陷入了沉思,久久不能下笔……

  原来,李德旺是该县最偏远的上古乡理良村的贫困户。年过半百的他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父母年逾八旬,虽然已大病不犯,但也小病不断,做不得重活;妻子存在智力残疾,比自己大三岁还经常尿炕;唯一还算幸运的是43岁的时候得了李晓峰,据说是娶亲回家5个月生的,但全家仍然将其视作掌上明珠,一家五口,哪怕四口吃不饱,也不得让晓峰挨饿。李晓峰也很争气,自六岁在村里上学起,年年是全班第一名,村里人都说是“蛤蟆生了个老虎儿子”。

  村里人的话虽不怎么中听,但李德旺想想也不无道理,他向结对帮扶干部老王倾吐了自己的想法:“我们一家人都没有文化教不好孩子,前几年没曾娶亲,父母也做得重活,一家人勉强也能度日,如今娶了个媳妇没有劳动力,养了晓峰就更捉襟见肘了,孩子一天天长大,虽说现在义务教育花不了啥钱,但乡里和村里的教学条件毕竟有限,那么好个孩子如果耽误在我手里,不是可惜了孩子的前程么?”

  “哎呀!老李,您咋不早说啊,晓峰的问题我也有考虑过,可毕竟他是你们家独子,在村里读书成绩也挺好,送城里去怕您们一家舍不得。现在既然知道你有份个心,我可以帮你这个忙,一会我就打电话给我老同学,请他帮推荐一所县里最好的学校,他可是教体局专门分管教学的领导,哪所学校的教学质量最好、哪位老师的教学能力强,他门清!”老王摆着胸脯向老李保证。

  晃眼到了新学期,老李安顿好家中的一切后,穿上老王身材发福前的旧西装,独自带晓峰搭上老王的车进城报名了。

  老王果不食言,他的同学不仅给晓峰联系到了县里最好的乱岗学校,还有幸进了老胡这位名师的班。老王也帮老李联系到附近的一家宾馆当保安,虽然工资不高,但包吃包住刚好陪晓峰读书。

  老李感激之余,也担心起了一些问题:“老王啊,这么好的学校,应该很贵吧!我现在还没上班,身上没什么钱,拿啥交学费啊!”

  老王听了老李的话,却并不担心,他微笑着跟老李开起了玩笑:“贵!那确实挺贵的,一个学期没个三五千是搞不定的!”

  “三五千!天呐,老王,我家里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三五千对我来说就是天文数字,快帮我推了,我带孩子回乡下去了!”老李被这“三五千”吓得不清,差点没开车门跳下车去,万幸没弄清怎么解开安全带。

  老王急忙补充道:“哎!老李,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嘛!三五千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现在为了贯彻党中央‘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的精神,我们市里有新的规定,贫困学生在县内任何学校都可以免费就学,不仅不准收任何费用,国家还给发补贴呢,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如果你花了一分钱,你找我!”

  老李对此将信将疑,直到老李带爷俩到学校没花一分钱办完入学手续,老李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可一周后的家长会这天……

  “李晓峰家长,李晓峰家长,请把您的承诺书交回来……”老胡麻利地收齐了全班其他家长的承诺书,就差老李一个,可此时的老李仍然握笔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邻座的家长不耐烦地拍了拍老李的肩膀:“您是李晓峰家长吧!胡老师叫您交承诺书了,快把这些书都打勾了吧,等散会我们好请老师去吃饭呢!”

  老李反应过来后,黝黑的脸庞憋得紫红,强忍着两眼的泪光站起来,半天憋出一句:“老师,我家是贫困户!”

  听到老李的话,教室内一片哗然。有人说“真看不出,西装革履的还是个贫困户!”,还有人说:“贫困户也配到乱岗中学来读书,简直是开玩笑!”……讲台上的老胡听了老李!话,先是一愣,接着一副和蔼可亲的嘴脸:“没关系,没关系,订这些教辅资料都是自愿的,也是为人民服务,为大家提供便利嘛!您不想要,交空的承诺书就行了,他们说的话,您别往心里去。现在国家政策那么好,贫困户只要努力,同样可以致富嘛!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开开玩笑的,不要有心理负担……”

  在老胡的安抚下,老李的心情稍微好了些,家长会也“胜利闭幕”。老胡在家长们的半推半就中收好了承诺书准备去吃饭,临走时还邀请老李一起去,可老李跟这些衣冠楚楚的城里家长在一起总感觉格格不入,他和老胡走到一辆他在乡下从没见过的前豪华轿车死活不肯上车,随便找了个托词回宿舍了……

  回到不足十平米的宿舍,老李左思右想,越发感觉受了屈辱,“贫困户怎么了,我是出生的地方比你们艰苦了些,父母没钱供我读书,我若是有文化,肯定比你们强!我家晓峰以后有文化,更比你们强!”他想给老王打个电话宣泄宣泄,可想想胡老师那么热心安慰自己,还拉自己一起吃饭,顿时觉得心中舒坦许多,加上上次老王邀请他去自己家住,他都怕添麻烦老王,以在宿舍住自在些推迟了。今天本没多大事,何必麻烦老王呢,老王知道了还不得抢着帮他出那356块钱啊!……想着想着老李不知不觉便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老李照常去宾馆上班,起床的时候,晓峰已经把粥熬好上学去了。这样平淡的日子晃眼就是近一个月。

  当月30号那天晚上,晓峰耷拉着头来到老李宾馆,默默地走进保安值班室坐在沙发上不说话。老李和来了解他近况的老王两口子都看在眼里。以往的晓峰可不是这样,他见着谁都热情地打招呼,是个人见人爱的娃。

  老李叫住了儿子,先是一顿批评:“你小子!没看见王叔王婶在这呢!咋谁都不叫就坐下了!你王叔那么关心咱们都白关心了!他今天给我们带了几件衣服,还有你的新文具;刚才刚跟我商量,这个周末带你跟他们家王佳琪一起去水上乐园玩呢!你小子咋怎么不懂礼貌呢!”晓峰不做声,小小的脸蛋憋得通红,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老王感觉总有哪儿不对劲,放下了严父的架子,关切地叫了一声“儿子”,便急切地问道:“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了?”他越急,晓峰越不说话,只是渐渐地哭出声来。

  “老李,您别急,吓着孩子了,让我来!”老王叫住了老李,转脸对晓峰说:“孩子,哭不解决问题,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你看把你爸爸急的。不管是什么原因,老师批评你了?或是同学欺负你了?你跟王叔,王叔和爸爸一起给你想办法!”

  晓峰这一哭,可引来了不少人,老王的妻子加入了开导晓峰的行列,宾馆其他打扫卫生的、迎宾的、前台收银的打工者也加入了劝导的行列,并不时引得住客围观。

  也许是宣泄冲淡了忧伤,或许是哭得没有力气了,大约过了30分钟,晓峰终于平静了下来:“叔叔、阿姨们,谢谢您们那么关心我,我不哭了!响大家您们工作了,对不起!您们去忙吧,我没事了。”

  见晓峰说话了,大家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老王和老李也示意大家回去工作,他们都知道那么多人,晓峰是不会说什么的。大家纷纷关切了几句后,也都知趣地离开了。

  大家走后,老王的妻子掩上了保安值班室门,老王和老李则继续询问孩子。

  “爸!王叔!对不起,谁也没欺负我,谁也没批评我,是我自己不争气,月考没有考好,考了全班倒数第三!”晓峰的话刺激着老李的神经,老李举起胳膊准备狠狠地给晓峰一巴掌被老王擎住了双手,你得怒骂道:“你这不争气的东西,全家人的希望都在你一个人身上,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快说!是不是在学校太贪玩了!”

  “爸!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我已经很努力了,让我回村里读书吧,回乡里也行,我保证期期给您拿第一!”晓峰被老李一骂,顿时万分委屈,差点又哭了出来。

  “你还顶嘴!村里、乡里才几个人,拿个第一有多大稀罕!你若不是在城里贪玩了,怎么会下降得那么快!”老李又抬手准备给晓峰一巴掌,仍然被老王牢牢擎住。

  “老李,冷静!冷静!让我和晓峰说说!”老王一边劝导老李,一边俯下身子对晓峰说:“晓峰,你别怕,有什么事王叔给你做主,你在学习上遇到什么困难,只管和王叔说,王叔年轻时候也当过老师,一定能找到办法帮你解决问题的。”

  “王叔,真不是我不努力。报名那会因为我个子不高,胡老师安排我坐在第一排,可自从开完家长会后,老师要我坐到最后一排,黑板我都看不清了,再说旁边的同学又爱讲小话,就连老师说啥也不太听得进了;又过了一个星期,班上的同学都发了新书什么《学了优》啊,《课课100分》啊,大家都有,就我没有,老师讲课讲课、布置练习、讲习题、甚至月考的考题,多数都是那些书上面的,我报告老师,老师说这些都是同学的爸爸妈妈自己帮买的,我爸爸没买。我知道爸爸是因为觉得可以‘免费’读书,才带我来的,他刚到城里上班也没什么钱,我不想让爸爸增加负担……”话没说完,晓峰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此时的老李听到儿子的话亦已泣不成声,他知道这事真不能怪孩子。晓峰很懂事,很努力,自己忙于工作这段时间,孩子肯定还受了很多委屈把他担心,不愿意多说。

  老王一边安慰爷俩,一边了解订书事件的大致情况,边了解,边从上衣口袋里拿出笔和小记事本作着记录,别记录还边对爷俩说:“不要难过,我会弄清楚其中的问题,给你们讨个公道的。”

  倾述果然是宣泄情绪的好方法,爷俩叙述了林林总总的委屈和并同老王交了心,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晃眼已到了深夜23时,老王俩口子走出宾馆与老李爷俩挥别,走出十米,老王拨通了一个神秘的电话:“喂——,小张!你明天和小陈以乱岗学校五一班班主任老胡为突破口好好查查,他们学校的违规征订资料等问题应该会有所突破的!”

  原来,老王于半个月前调动到了县纪委担任领导职务,上任第一天便收到了不少举报乱岗学校违规征订教辅资料的信访举报。无奈除了几封简短的匿名举报信,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更没有家长愿意出来配合调查,导致工作陷入了瓶颈。他想:“是什么让家长们敢怒不敢言?多是怕站出来了,万一被校方知道,孩子受到不公正对待,影响今后的前程;或是查出了问题、处理了人,到头来影响了教师的教学积极性,导致教学质量下降,违背了把孩子送到“名校”的本意……”。倾听了老李爷俩的泣诉,老王感到更加愤恨,立志要一查到底,他相信只要像老李父子这样的受害者、知情人都能站出来,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和盘托出,一定能找到更多有价值的线索和证据将违纪人员一一拿下。他对自己说:“能让人敢怒不敢言的必然是硬骨头,但再硬的骨头也硬不过我这个爱敲警钟的铁榔头!”

  次日,小张找到了老李想请老李出面配合调查,最初老李也支支吾吾不敢多说什么,直到他提及了是老王让他过来的,老李才将老胡在家长会征订教辅资料的事原原本本的描述了出来。随着突破口撕开,案情逐渐有了进展,越来越多知情者出面指正,在该县掀起了一场打击违规征订教辅资料的“人民战争”。一份份《自愿订购教辅资料承诺书》被翻了出来、一张张书商给学校和一些教师“回扣”的单据浮出水面,随之而来的还有厚厚的“内部账本”、学校给各班级分的征订任务明细,最让老王心痛的是证物中还有书商偷拍的他教体局的那位同学和局、校相关领导在高档私人会所娱乐的照片……

  一番轰轰烈烈过后,该县教育系统大换血,果然经历了一些人所担忧的“阵痛”。当年的期末统考中不仅乱岗学校全省、市范围内的成绩排名有所下滑,该县其他学校亦是如此,但风清气正后的该县很快从“阵痛”中缓了过来,县教体局深入剖析问题、对症下药、整章建制,积极争取通过正规途径提升教师综合素质和福利待遇,带着全县教师以课本为阵地深入专研、合理拓展、更新教学与管理方法,在之后的一年里该县的教学质量重整旗鼓勇夺全省第一,乱岗学校也重振了“名校”雄风。

  不再任职的老王同学在得知喜讯此后,解开了心结,拨通了两年未曾联系的老王的电话:“老兄啊!当初我们睁只眼闭只眼,就是顾虑得太多,你那一榔头敲得好啊,无规矩不成方圆,我们当初的目光还是太短浅了,只看到了眼前的成绩和利益,你敲醒了整个教育系统,帮助大家回归了正途,再说大点是敲出了祖国未来的希望啊!对了,你那会喊我帮推荐学校的那家个贫困孩子怎么了?”

  “老同学,你这话就抬举我们了,职责所在,都是为祖国、为了孩子!你说的那个孩子现在好着呢!托你的福,全班第一,他爸还一直说想来谢谢你,都被我拦着了!”老王接到老同学的电话心里很是欣慰,知道老同学真正认识到了错误,也解开了心结心中别提多高兴了。

  “确实犯不着来谢我,改天不上班我私人掏钱买壶老酒,你负责买菜做饭,咱哥俩去好好谢谢他!”话音刚落,电话两端传来了二人久违的会心笑声……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