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湘西纪检网!

一盒香烟

【 作者: 石绍辉       发布时间:2017-11-15          来源:花垣县纪委 】

  盛夏的傍晚。 

  残阳恋恋不舍地偎依在西边的山头上,偌大的公安局办公大楼已人去楼空,只有纪检监察室的门还在敞开着。纪检监察室主任林晖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桌上一盒10块钱的精品白沙烟和6个快要溃烂的李子摇头叹气、自言自语:“她会去哪里呢?她还会再来吗?” 

  他已经连续一个星期这样了。他似乎在等一个人。 

  两个星期前的一天下午,民警们还没上班就有一位老大娘在公安局办公楼大厅等候。 

  她看上去有60多岁,那弯弓似的脊背上背着一个自制的背包,黝黑的脸蛋满是皱纹,汗水顺着她的脸蛋涌到颈部,破烂不堪的衣服因为湿透紧紧地粘在身上。 

  不知等了多久,民警们陆续赶来上班。每看到一位民警,大娘都要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红本子和几张皱巴巴的材料让他看,然后双手合十不停地鞠躬。 

  显然,她是来求助的。 

  民警们一批又一批地从老人面前走过,有些人看都不看就快速从她面前走过,大多数人看过老人的求助材料后,说:“老人家,我们解决不了您的这个问题,您应该去找民政部门。”热心一点地还给老人讲了怎样找民政局,可无论他们怎么解释,老人还是听不到。 

  老人因为听不到心里很着急,泪水都流了出来。民警们心里更急,解释声音越来越大。不知道真相的,还以为民警在和她争吵呢。 

  正在赶材料的林晖也听到这“争吵”声。他是管纪律的,他不能让民警和百姓“争吵”。于是,一口气从四楼冲到了大厅。 

  “林大,老人家要求助,我们管不了,解释了一个下午都无济于事,要不,您给她解释一下。”看到林晖,同事们如获救星,赶紧把老人的材料转交给他。 

  林晖接过材料,认认真真地看着。原来,老人叫王红花,是高岩乡小孤村人。她的老伴以前是水电工人,25年前在一次线路维修工作中,从高空摔下丧生。那时县里经济不景气,没给她多少补偿。 

  丈夫去世后,王大娘既当爹又当妈独自地抚养一双儿女。20年含辛茹苦养育,儿女终究长大成人。本应苦尽甘来,可命运再次捉弄老人。5年前,女儿不听劝阻远嫁他乡;三年前,儿子又得了不治之症身亡,儿媳丢下4岁儿子李大刚和2岁儿子李小刚一去不回。 

  生离死别的人生悲剧让老人的人生再次陷入低谷。一天,她到场上买了一瓶农药,跑到丈夫坟前痛哭了一个下午。 

  “他爹呀,等我把两个孙子安排好了就来找你,你在那边一定要等我”想到两个孙子,老人又把揭开盖子的瓶子收了起来。 

  她带着两个孙子找到民政局,请求安排他们到福利院生活。工作人员要她回去写一份材料再来。她好不容易找人帮忙写好材料交到民政局,工作人员却说:“老人家,你这两个孙子还有母亲,不属于孤儿,不能交给福利院收养。” 

  原本满怀希望地认为事情能够办好,可结果却成了泡影,这种心理打击自然是沉痛的。老人一下子瘫软了,耳朵“嗡”的一声就什么也没有听见。 

  “儿子没了,儿媳也找不到了,两个孙子不是孤儿又是什么呢?”对民政局的解释,老人一点也不甘心。三年来,她就到乡政府和县里的民政部门反复找了20多回,总算给办成一个低保。 

  老人深知孙子渐渐长大,所需费用会越来越高,还得去找相关部门帮忙。这次,老人病急乱投医,找到公安局来了。 

  林晖看着老人的材料,禁不住掉下泪水。他决定帮老人一把。于是,就重新帮她写一份材料。 

  写材料是他的长项,1500字的材料很快就写好了。随后,他就开着车子把老人带到民政局。分管救助的副局长看过材料后说,事迹很感人,老人的遭遇令人同情,但条件不充分,要不,你们去找分管副县长试一试。 

  那副县长也来自农村,平易近人,和林晖是同学。他把林晖和老人叫进办公室,又亲自给他们倒了水,认认真真地看了老人的材料。不一会儿,就泪雨滂沱。 

  “请民政部门安排高岩乡小孤村孤儿李大刚和和李小刚到福利院生活,另外再给王红花大娘发放500元救助金”副县长当即在材料上签了字,并落上自己的大名。临走前,他还给福利院院长打了一个电话。 

  离开副县长办公室,林晖捂着双手对着老人的耳朵传达了副县长的意思。老人脸上的愁云顿时烟消云散。为给老人节约路费,林晖还驱车把她送回了乡下。 

  第二天上午,老人又来到公安局找林晖。从精神上看,老人和前一天判若两人。她告诉林晖,小孙子已经住进福利院了,500元补助金还没有领到,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 

  正在这时候,一位同事叫林晖到隔壁帮忙写个材料。林晖回来时,老人已经走了,办公桌上多了一盒10元的白沙香烟和6个李子。每个李子上都带着新鲜的树叶,可以断定是早晨才摘下来的。 

  林晖的人生信条是:百姓的钱财是节俭积攒而来,辛苦劳作所得,我若受之,无异于巧取豪夺,与匪盗同类。他急忙追出去,想要把香烟和李子退给老人。可已经来不及了——老人已经不知去向了。 

  晚上,林晖驱车到高岩乡小孤村。村民们说,王大娘还没有回来。一个星期后,他又抽空来到高岩乡小孤村,村民们告诉他,王大娘把孙子送到福利院后,再也没有回来了。 

  “老人会去了哪里呢?500元的补助还没有落实,她还会来找我吗?”每天林晖都要推迟一个小时下班,他在等待老人的出现,每当目光转到那一盒香烟和6个李子时,他又禁不住摇头叹气,自言自语…… 

   

下一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