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湘西纪检网!

我的母亲我的年

【 作者: 吴运祥       发布时间:2017-02-10          来源:湘西自治州纪委 】

   我小时候家境寒,每逢过年父母一般不允许我们兄弟外出玩耍,原因是怕我们羡慕富人家杀年猪和看见他们火坑上的腊肉。那个年代流传着一首民谣“一年辛苦忙到头、腊月三十吃餐肉、大年初一歇口气、初二出工现门头”(龙山话:即做工)。而如今人们生活富有了,过年又流传着这样两句话“穷人的迁徙、富人的团聚”……然而,我家过年却套不上这两句话语,也不能用穷人富人来界定咱家的过年,只知道母亲在家就在,家在家乡就在。母亲是家庭的“定海神针”,定居在哪里,哪里就是我们要回去过年的家。换句话说,回家过年是我身心向往的一种福报,也是在外工作的游子们所崇尚的华夏文化,既君子人格的孝道、悌道、敬道的内涵和外在的表现形式。正因如此,国家才调休七天假日(湘西州中央特多批了两天)高速公路收费全免,好让大伙回家过年。

   今年过年我一改以往腊月二十五提前回家的习惯,享用了家乡通高速的快捷,年三十早八点乘坐女儿女婿自驾的轿车从吉首团结广场出发上高速直奔龙山。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不知不觉中就抵达龙山县城,下车移步百米进了家门,即刻便融入了亲人们相互问候的雀跃之中……

   如今过年的标志就是吃年饭、看春晚——“国泰民安观春晚,家和业兴看年饭”。我家是苗族,吃年饭叫“团年”,其礼数祖传诸多,也就是祖传家风之规距,加以疏理大概是“四先四后五不能”。既:先跪拜祖先后礼仪家人、先辈就座后晚生入席、先宾客就位后主人插坐、先长者举杯致词后小生敬酒动筷;同时“团年”还讲究:坐姿不能歪斜、米饭不能泡汤、交谈不能高声、话语不能秽气、酒醉不能喧哗。“团年”全过程都是阳光语、正能量,这就是我家过年祖传家规家风。

   然而,今年过年又有别于往年,母亲在“团年”席间做了三件事、讲了三句话刻在我脑海里不能忘怀。一是饭前在堂前(堂屋神龛)烧香拜祖完事后,站在桌前用手指着菜盘点数,她目视着满桌的山珍野味、生猛海鲜,完全不亚于慈禧老佛爷享受的满汉全席,颇显自豪的大声自语了一句:“我很高兴。”二是在母亲这句话刚落音,她的儿孙们各自掏出手机,像记者采访追风似的抢拍并瞬间将此情此景传递朋友圈分享,母亲看着大家兴奋的表情,对每个儿孙都做出了一番深刻的点评。接下来碗筷碰击声、敬酒礼语声、品菜论道声如同溪间清泉一路歌!此时我感觉母亲的内心应是喜悦的,她发自肺腑的说了一句:“我很满意。”三是年饭接近尾声时,亲人们互送红包压岁,母亲走进自己卧室拿出一个用苗家纺布自制的小布包,布包白色中透着茶黄,显的年代很久远了,母亲将布包摆放在我们面前,用既低沉又温和的语气对大家说:“你们三兄弟把它分了吧!”顿时大家都安静了,三兄弟对视无语……我当着亲人们的面打开布包,内有四样物件(一是一本红色的老家宅基地权属使用证明书、二是一个六十年代初期开户的白纸绿字红章存折、三是几叠百元面值的毛爷爷、四是一扎大件物品购置票据证明),一家人看着这些东西都鸦雀无声,泪水却浸湿了眼睛。我更是心情沉重,哽咽着喊了一声“妈……您怎么这样呢?哪成呀!”然后就低下了头……母亲用手摸着我的肩对大家讲:“我要给你们交待的就是这些,你退休老了要回老家住,几兄弟要同地居住在一起千万不能分开,这地方是我们吴氏繁延的根基,后代兴旺发达的肥土!咱家自从住在这里后,就逐步好起来,才有了你们的今天,我没什么遗憾了!死后你们三兄弟只要帮我‘开个路、盖个灯’,好在找你们牙(龙山话即爹)的路上有灯亮着,我就不怕了。其他什么都不要搞,花鼓也不要打……我和你牙都会保佑你们的。”母亲歇了一口气,牵着我和二弟的手站了起来,仰天长叹一句:“对你们,我很放心了!”

   我看着母亲那张布满皱纹而又充满喜悦的脸,心想“人在健康的问上老天爷从不会提前通知的”,母亲已经84岁高龄了,今天的言行很明显是在交待百年后事,母亲发自内心的三句话“我很高兴、我很满意、我很放心”既是对一个女人勤劳持家的成就,也是一个母亲对晚辈后生的认可,更是老天对一个积善之家必有的福报……

   现今母亲身体尚好,仍像一棵大树,让我和弟弟们春天倚着幻想、夏天倚着繁茂、秋天倚着成熟、冬天倚着沉思!年逾花甲的我还算有上天赐予的福气,仍享受着母亲伟大无私的爱,沐浴在人类最真挚、最浓厚的情感里。

   一岁又一岁,是希望,是开始;一年又一年,是积累,是重逢。平凡的日子里,愿亲人们都健康而快乐的过着,珍惜时光,珍惜相聚,知足、感恩!!!(吴运祥 )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