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湘西纪检网!

愿心宁静如大海

【 作者: 向卫华       发布时间:2016-08-30          来源:古丈县纪委 】

         

  我曾经说过,“五十知天命”后,要坚持“日读一万,日写一千”。

  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每天阅读量达到一万字,除了书,还包括报刊杂志和网上阅读。如此,一天一万字,一个月就是三十万字,一年就是三百六万字。按二十五万字一本书,也就是一年的阅读量达到十六本书。那么,现在离退休还有十年,如此,阅读量就可达到三千六百万字、一百六十本书。真是不可小算啊!那么日写一千字也就好理解了,一天一千字,一个月就是三万字,一年就是三十六万字,十年就是三百六十万,相当于十六本书,可谓著作等身啊。那么,退休以后,再活过十年,阅读量和写作量又将会是多少呢?

  那么,用什么来支撑“日读一万,日写一千”?毫无疑问,要用心来坚持,这就要求保持心如大海般宁静。

  时下,一个人要保持心的宁静,难啊!在这个浮躁又浮华的社会,你不缠人家,但人家会缠你。就像在公路上行车,你的车不撞人家的车,但人家的车要撞你的车,否则就没有那么多的交通事故。作家浮石在《非常媒·介》一书中写道:“在一个逐渐走向现代化的社会,与世无争的隐士是不存在的,……。从本质上来说,人是一种更适合于群居的动物,谁也逃脱不了影响人或被人影响的命运。”

  再说,过去毕竟有那么的欲念充塞心间,如夏秋交季时的山路上藤藤蔓蔓,横七竖八地相互纠缠,相互交错,阻塞山路,要想清理,非使出浑身的劲儿挥刀披荆斩棘不可;如果几天不清理,又会照样如此。而要清理充塞在心间的藤藤蔓蔓,将它们化为灰烬,又谈何容易?

  因此,这是一个痛苦的抉择!需要信心、耐力,更需要那种“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托尔斯泰《苦的历程》)的精神来支撑。

  保持心的宁静,首选是尽量断绝与外界的“联系”。我们吃的酱瓜、酱菜、酱油也好,渍在缸中、坛中,都要把缸口、坛口密封,那么渍出来的渍物才会更香醇、更好吃。再有,禅师们在打坐时闭眼盘腿,为何不看、不听、不说?就是要在宁静中把心按住。因此与外界“隔绝”,就是要让我的心回归精神家园,在读书与写作中构建自己的精神家园。

  早上和晚上,我要种菜,要么爬山。菜地就在屋后的山坡上,是一茶农的荒地,在征得茶农的同意后,便开荒成菜地,秋种萝卜、白菜、大蒜等,春种辣子、酱瓜、豆荚等。不要小看那几分菜地,对付我这个三口之家的餐盘足够了,可以做到“四个基本”:辣子基本不买,瓜菜基本自给,蒜葱基本够吃,杂粮基本种全。有时吃不完,妻子就背道菜市场卖,比如韭菜,今年妻子就卖得40多元,按妻子的说法,买种子的本钱得了。帐不可小算,对我这个半工薪、半自谋职业的家庭来说,种地一年下来也是一笔不薄的收入啊。其实,把心思放在种菜上,就是要让心在甘甜芳香的泥土气息中寻找一丝的宁静。

  爬山。当然是我一个人爬,有时也只有妻子相随而已,现在我越来越喜欢孤独、喜欢寂寞。爬的时候,慢慢腾腾的,这里站站、那里看看,看山、看云、看树、看草、看花。“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看的过程,就是让心独自在山路上行走。我不喜欢爬远,就在太阳城附近的狮子口、二龙庵爬爬。这里有大片大片的茶园。茶圣陆羽说:“茶者,南方之佳木也。”佳木的精气可以洗心,洗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让心得到清爽和甘洌。因此爬山对我来说,既是健身,又是心回归自然。在爬山的过程中,已无丝竹之乱耳,更无案牍之劳形,身是动的,心却是静的;同时还可以“春扯蕨菜夏摘泡,秋捡枞菌冬挑葱”,或扯、或摘、或捡、或挑一些山珍,调剂一下味蕾。可谓一举两得、一箭双雕,身与心得到互赢。

  封闭生活的圈子,独居家中读书与写作,是我五十岁后的人生追求。走进经典,阅读经典,沉浸于书海墨香里,与大师对话,与大师探讨,聆听大师的教诲,领悟人生的真谛。那么什么是经典?有人说,经典是讲出一些永恒的东西,不局限于一个时代;有人说,经典是自己的独创,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东西;也有人说,经典是经过时间的考验和筛选而流传下来的权威性著作;还有人说,经典是眼睛看不见却能震撼人的心灵的东西……这些说法都对。如此,在经典的熏陶下,久而久之,潜默移化,心也就慢慢宁静下来。

  书需品静,香能通灵。哪一个大师的心不是宁静的?正因为大师的心是宁静的,所著的书凝聚了大师宁静的心,这书就需要静品。老子就说过:“万物芸芸,各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这正如人生病了,必须要去医院;不是医院的医生用药物把你治好,而是靠你自己休息过来的,药物只是一种帮助;所谓休息,不仅是身体得到了休息,心也得到了休息。正如大热天一样,心静自然凉。当然,我这一辈子不可能成为大师,这一点我是有自知之明的。就当今这个浮华的尘世,浮躁的社会,大师的教诲改变不了我的命运,但可以让我的心宁静下来。

  一切皆由心造。心随境转,境随心转,世间上的万事万物,无一不是心所生的虚幻假象华严经》上说:“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 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所以心宁静了,欲望也就没有了。“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当现实生活远没有这么简单,如果稍不留意,就会被卷入世俗的大染缸,再也寻不回当初的纯真和宁静。前一段时间,有人要我加入省作家协会,被我婉言谢绝了。加入省作家协会,无非是头上多一道光环,五十知天命的人了,还有什么光环不光环的。在我看来,头上多一道光环,心里就多一份浮躁;心里多一份浮躁,就多一份欲望,欲望的尽头就是贪婪。正如星云大师所说,愿望太多就增加烦恼,烦恼多了心就无法宁静,就更空虚。其实鸟不是为食死,人也不是为财亡,而是为欲望而死的。

  有朋友得知我的近况后,说我的生活似乎太简单和平淡了,就像白开水一样寡淡无味。医生说,白开水是最好的药。正因为简单和平淡,心才会真如大海般宁静。

  一个人的天空,虽很单调,但也美丽;一个人的阳光,虽很枯燥,但也温暖;一个人的空间,虽很寂寞,但也平静;一个人的生活,虽很无聊,但有规律;一个人的道路,虽很漫长,但有方向。

  最好的时光在墨香里。墨香映出我的灵性文字,使得如白开水般寡淡无味的生活背景多了一份安详和恬静,让心在安详与恬静中得到诗意的栖居。

  最后,以一首七律来结束此文:

        夕阳将落黄昏来,花期已过芳气败。

        门扉紧锁常关闭,知音造访也不开。

        早晚种菜增收入,四季爬山抒胸怀。

        墨香浸髓润灵魂,我心宁静如大海。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