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湘西纪检网!

看护好群众的补助金

【 作者: 张家龙 何春生       发布时间:2019-10-12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

  

  随着国家多项惠农扶持政策的出台,各种低保补助、危房改造补贴、生猪保险财政补贴等补助资金,给群众带来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然而,这些本应用于为民谋利、保障贫困群众基本生活和遇到特殊困难时特定需求的补助金,却成了一些人眼中的“唐僧肉”,被某些别有用心者盯上。个别党员干部利用手中权力,钻制度和监管的空子,骗取、套取补助资金,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损失。

 

图为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在谭坝乡核查惠农补贴发放情况。黄予涵 摄

 

 侵占群众补助金纪法不容

 很多违纪违法者之所以冒着被惩处的危险以身试法,其背后离不开利益诱惑。在私心驱使下,一些党员干部使出各种招数侵占群众补助金。

 重庆市南川区兴隆镇农业服务中心原主任杨仕中,利用负责一事一议项目和新农村建设项目资金的便利,采取虚列项目方式,将原来计划修建的山坪塘等工程延期,并私下拍摄已修建完毕的蓄水池及茶山便道等,编造虚假资料,进行虚假修建、验收,分2次骗取财政补贴资金30余万元。最终杨仕中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与杨仕中弥补亏损的心理不同,四川省万源市旧院镇张家坪村党支部原书记朱文兵、村委会原主任朱文江则是在任十年来,把国家逐步加大投入的惠农补贴当成“发家致富”门路,将多年前就搬离该村的村民庞某某等4人名下的粮食直补面积划分到自己名下,将旧院镇给张家坪村增加的100余亩粮食直补面积划分到不知情的13户亲朋好友户头上,并骗取他们的身份证复印件偷开信用社账户,领取粮食直补资金。两人还将张家坪村新增的生态公益林面积128.2亩划到自己的名下,领取生态公益林补助资金达数年之久。最终,双双被开除党籍,受到刑事处罚。

 生猪保险是对因灾、因病死亡生猪予以保险赔偿,以提高养殖户抵御风险能力,是一项强农惠农政策,由各级财政补贴保费。然而,政策实施过程中,有些人打起了歪主意。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孝泉镇畜牧兽医站原站长秦波在3年时间里,安排生猪养殖户替他虚假投保,骗取生猪保险财政补贴,个人从中非法获利近60万元。随即,德阳市开展生猪保险财政补贴管理“清险行动”,检查发现,2016年至2018年,德阳全市共投保生猪700多万头,其中虚假投保200多万头,骗取各级财政补贴资金6000多万元。三年来,德阳市共有1729户养殖户、41家专合社通过“以少投多”虚增、“无中生有”虚构等方式进行虚假投保,80%的规模以上养殖户参与其中,虚假投保成了当地养猪行业彼此心照不宣的秘密。该市纪检监察机关立案查处72人,公安机关立案查处23人。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祟

 “这些问题的存在,除了少数党员干部党性不纯、私心作怪的原因,主要还是部分干部审核走过场、监管不力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风造成的。”江苏省泗阳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李启旺一语中的。

 为了骗保,把儿子的年龄“改”得比自己还大三岁,却一路过关,违规领取低保金9年共3.39万余元。重庆市綦江区三江街道复兴村原党支部书记罗玉良令人咋舌的“作弊”手法在当地引发不少关注。原来,2009年,三江街道辖区为企业下岗工人批量办理城镇职工低保,罗玉良伪造儿子罗雅心的申报材料,复印时将罗雅心出生年份“1983”中的“8”用数字“5”粘贴覆盖,又经二次复印,把儿子出生日期改为1953年,比1956年出生的自己还“大”了三岁。随后他请托时任三河街社区主任的“好朋友”张正平“开后门”顺利办理。最终,罗玉良被给予留党察看二年处分,张正平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三江街道负责低保办理的相关人员因失察均被追责。

 “儿子比老子大”,这样的造假手段并不高明。如此把关不严、监管不力让人瞠目结舌。而这样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并不是个例。

 湖北省十堰市武当山特区龙家畈村村民厉明生的女婿徐华东,利用其岳父贫困户身份谎称养殖肉牛12头,申报养牛项目骗取补贴。按规定,种植养殖补贴的发放须经过包保干部、扶贫工作队、村委会、乡镇(街道)逐级调查审核才能最终公示。可这个虚报却顺利地通过四级审核。

 原来,厉明生家山高路远,包保干部张某走了近两小时的山路才到。到了以后,徐华东说12头牛都放在邻村余金波家饲养,实地查看又得走很远。徐华东就近找了几头牛让张某拍照存档,并信誓旦旦地保证没问题。第一关顺利通过。扶贫工作队队员和村委会干部主要是看材料、审档案。他们也质疑过,但是由于材料齐全,就没再深究,第二、三道关顺利通过。“在终审时对厉明生这一户也觉得有问题,召集了扶贫工作队队员和村委会干部,共同到养殖户余金波的牛棚实地查看。余金波现场介绍有12头牛是替徐华东饲养的,其中6头小牛犊在山坡上散养。”办事处驻村干部回忆实地检查的过程,“我们认为余金波的话可信,就没有去山上认真查验核实……”最后一关终审就这样顺利通过。最终,四级把关变为四级失职,4名干部分别受到诫勉谈话处理和党纪处分。

 更有个别村干部,自己扮演申请人、审批人不同角色骗取国家贫困户危房改造补助金。黑龙江省桦南县土龙山镇洪林子村会计边宏达,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伪造贫困户身份,又利用保管村委会公章的便利条件在农户贫困证明、危房改造申请书等申报材料上加盖了公章,并模仿村委会主任的笔迹给自己的材料签了字,“分饰三角”,自编自导自演成功骗取了危房改造补助金。

 编造虚假材料、虚构征收面积、冒充他人签字,不同补助,骗取的手段方式不同,但是假的真不了。分析种种乱象,既有干部党性不纯、纪律意识淡薄、存有侥幸心理等个人因素,更多的是审核把关不严、监管不力等原因,让一次次并不高明,甚至拙劣的“骗术”轻而易举地瞒过审核,一次次得逞,催生了不法分子欲望,诱发他们私心,最终让国家的惠农补助政策在执行中变形走样。

 监管卡口须密不透风

 补助资金被雁过拔毛,有的数字虽小,但影响了党的基层组织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损害了党群关系,侵蚀的是党的执政根基。近年来,全国各地持续开展专项整治,通过强化监督执纪问责,严查骗取套取等违规违纪行为,揪出啃食补助资金的“蛀虫”,遏制不正之风。

 “把好审核关,树立责任意识,严格依规签字,而不是看材料、坐办公室签字。许多骗术一次现场查看,一次群众走访,就完全能解决,这就要求我们的监管干部要走出办公室,勤下一线,让骗术不攻自破,让虚假无处藏身。”云南省保山市纪委副书记、市监委副主任胡扉说。

 湖南省湘西州作为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以巡察为契机开展政治监督,围绕群众密切关注的一条路、一栋房、一口井、一盏灯、一张床“五个一”民生项目开展专项巡察,用“政治体检”保障扶贫款用于“脱真贫”。

 运用信息化和大数据严防造假问题。四川省坚持“宜统尽统、一户一卡、集中直发”,依托社会保障“一张卡”,财政部门将补助资金直接发到卡里,银行机构“点对点、一项项”清楚提醒,堵塞“一户多卡”的管理漏洞。运用大数据自动比对,筛查可疑信息,预留纪委监委、审计“再监督”等端口,实时调取补助资金运行状态,成为各类补助资金的监督“利器”。成都市财政局社保处工作人员说,成都市70项补助资金,从职能部门受理、审批,到财政部门拨付都一目了然,实现对惠民资金发放的全链条监督。每一笔资金按时兑付,避免资金滞留,有效防范风险。“一卡通”实现了资金直达,“一卡统”更便于集中监管。

 严格执行公示制度,让补助资金在阳光下运行。“要紧盯风险点,打破‘信息壁垒’,破除信息不对称问题,保障群众的参与权、知情权和监督权,确保补助资金发放落到实处。同时鼓励群众举报,严查骗补背后的不作为、乱作为、渎职失责等问题。”江苏省高邮市纪委常委陈军表示。

 打击骗补是一场硬仗,仅有决心与勇气还不够,须久久为功,通过严管彻底打破一些人的侥幸心理,破解监管中不担当、不作为、不履职尽责的心态,通过在建章立制、廉政风险防范等长效机制方面下功夫,铲除骗补背后的腐败土壤。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