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示警|沉迷赌博、乱罚私占.......他是怎样从“森林卫士”蜕变为“森林蛀虫”的

来源:湘西纪检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0-05-25 10:06:00 字体大小: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这就是湖南省永顺县林业局巡查大队原大队长严要德的办事原则。如果不是东窗事发,严要德还沉浸在“独立王国”的美梦中。
党性缺失,贪婪成性,严要德心存侥幸、擅越底线,最终葬送了自己的前途。2019年3月,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9年9月,严要德因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沉迷赌博,人生轨迹偏离坐标

  严要德于1997年参加工作,刚参加工作时的严要德,积极肯干,很快成了林业系统的业务骨干。因表现出色,严要德得到组织认可,2016年2月,严要德被提拔为县林业局巡查大队大队长。 

 
然而严要德并不知足,为了丰富生活,工作之余,他常约朋友吃饭或是出入宾馆、茶楼等娱乐场所打发时间。后来,更是结识了一些社会上的“牌友”,开始“带彩”打牌。慢慢地,严要德沉迷于此,只要一有时间,就会约上几个牌友“切磋”,且赌注成倍增长。
 
“严要德请客吃饭出手很阔绰,打牌也不含糊。”久而久之,严要德成了当地“社交圈”名人,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完全占据了他的生活,人生轨迹也随之偏离坐标。
沉迷于灯红酒绿,深陷赌博的泥潭,钱,像水一样往外流。微薄的工资完全无法支撑严要德庞大的开销,因赌博欠下的债务也让他不堪重负。没钱怎么办?思量再三,严要德打起了手中权力的主意。
 
2017年5月,巡查大队在日常检查工作中,发现汪某在芙蓉镇兰花洞附近修路过程中存在非法占用林地行为。经过调查核实后,严要德对汪某作出了罚款2万元行政处罚决定。收到处罚款后,严要德并未按规定及时上缴非税,而是将罚款挪作个人使用。从2017年3月至2018年8月,严要德利用手中的权力,将收取的27笔行政处罚款挪作个人使用。
 
在追逐“玩物”与权力变现的双重快感中,严要德让自己的贪欲得以满足,而精神世界却因此沉沦。
 
党性缺失,任性妄为破纪破法
“自己走上犯罪的道路,是因为平时不学习,不按照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造成的。”严要德忏悔说。政治学习长期缺失,而身边求他办事的人越来越多,让严要德自我感觉日益良好,忘了公权力该为谁服务。而在此后,他的行为也就越发偏离正轨。
 
2017年8月,巡查大队在青坪镇浩辉采石场进行执法检查时,发现该采石场在开采过程中存在非法占用林地行为,经过技术人员现场勘查测绘,采石场超面积开采林地10多亩,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该案已经达到移送森林公安的标准。
 
但严要德为了截留采石场的处罚款用于支付个人开支,可谓处心积虑。他先是私底下与采石场股东王某通气,如果接受巡查大队的处罚,就可以把超面积的10多亩林地分解两次处罚,同时又私自降低罚款金额。而王某上缴罚款之后,则被严要德陆续用于个人开支,直至当年12月,严要德通过虚造罚款收据的手段仅将部分罚款上缴非税,余下处罚款被其据为己有。
 
在侥幸心理的驱逐下,贪欲的藤蔓肆意疯长,党纪国法被严要德统统抛诸脑后。严要德在担任巡查大队大队长期间,查处林业行政违法案件均未履行必要的审批程序,案件怎么查、怎么处理,该交多少处罚款,均由严要德一人说了算,巡查大队俨然成了他的“独立王国”。
 
为收取处罚款,严要德采取“行政处罚款不入账”和“开具收款收据大头小尾”等手段,非法占有林业行政处罚款42.84万元、挪用行政处罚款50.635万元。一些被处理对象,对其也是敢怒不敢言。
 
“我道德良心丧失殆尽,物欲膨胀,对自己的犯罪抱有侥幸心理,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现在感到自己犯下的罪行是多么的可耻。”被“双开”后的严要德,追悔莫及。
 
对抗组织审查,妄图串供蒙混过关
他明知破纪破法,却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甚至对抗组织审查。殊不知如此胆大妄为,注定没有回头路。
 
“严要德的贪腐行为大多发生在十八大后,是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违法的典型。”永顺县纪委监委有关工作人员表示,侥幸心理驱使了严要德在违纪违法的道路越走越远,贪婪无度和无所顾忌在他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2019年初,县纪委监委对县扫黑办移送的县森林公安局在办理浩辉采石场相关问题线索进行了初步核实。当听说组织开始调查此事,严要德如坐针毡,担心“躲不过去了”,便主动到县纪委监委投案自首,避重就轻地交代其收取浩辉采石场3万元“工作经费”等违纪问题。同时,为规避组织调查,严要德又玩起了串供的把戏,急忙通知大队成员集合,商量其单独收取的浩辉采石场王某所送的3万元“工作经费”开支问题,并安排人虚造开支账本,企图蒙混过关,隐瞒其侵占、挪用处罚款的事实。
 
然而,严要德的串供把戏终究不过是自欺欺人。在大量证据面前,严要德如实交代了违规收取费用、侵吞和挪用处罚款等违纪违法问题。
 
“一失足成千古恨,当冰凉的手铐戴在手上,当穿上囚服走进监狱大门的时候,我为自己犯下的罪行深深忏悔,我辜负了组织对我的关心与培养,辜负了领导对我的信任与厚爱,辜负了父母对我的敦敦教诲和希冀……贪一时,悔一世!”身为执法者的严要德,放弃了理想信念,放松了思想改造,把“私利”放在第一位,从“森林卫士”沦为“森林蛀虫”,失去的不仅仅是幸福和名誉,还有宝贵的自由。
相关文档: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
分享到:
关闭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