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湘西纪检网!

“集体研究”不是“抱团腐败”的挡箭牌

【 作者: 田宏贵       发布时间:2019-03-26          来源:古丈县纪委监委 】

  

  近日,广西纪检监察网发布消息,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融安县纪委监委对融安县高级中学原校长莫开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其中提到:“该校经集体研究,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中央纪检监察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2019-03-18 )

  近日,发生在广西融安县的一起受贿案件,却显得相当不同寻常,引起了各大媒体的特别关注。原来,这起案件的奇特之处在于,在该县高级中学原校长大人的“领导”下,该校通过某种“正式程序”,经“集体研究”之后,统一决定选择集体受贿的做法,实在令人大跌眼镜。也正因为如此,这起发生在一所普通县级中学的奇特案件,一时间被各种媒体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集体研究是为了防止领导干部在重大决策上搞“一言堂”,让决策科学化、民主化,本身是一种组织上的“正式程序”。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以“集体研究”为名搞违纪违法行为并非鲜见,尤其是在垄断行业等领域,存在行政主管部门或地方党政部门“集体研究”违纪违法决定的现象。例如,2015年,与浙江省临海市涌泉镇塘头村有业务往来的宁波某公司曾向该村“两委”退回2万元污水处理设备款。钱一到手, 村党支部原书记周荣兴、原副书记周桂清等6名“村官”,便开始挖空心思,想着怎么将这笔钱“收归己用”。后来,他们“集体商议”决定,将这笔钱直接用于接待吃请等开支。荒诞的是,他们在集体研究的时候,商议的不是如何规范使用这笔资金,而是商议如何私分公款,以及如何在腐败的时候不被发现。又如,2018年春节前夕,湖南省祁东县文化馆馆长蒋小平主持召开班子成员会议,集体研究决定春节前召开家属座谈会,违规给每人发400元补助。

  事实上,集体研究,本意是指集思广益的一种民主决策方式,但由于常常成为某些官员徇私谋的挡箭牌推卸责任的遮羞布这些人打着“集体研究”的幌子搞“抱团腐败”违纪违法行为,还幻想法不责众,殊不知迟早东窗事发,该处分则处分,该法办则法办,是谁的责任谁就跑不了已是铁一般的现实。

     一言以蔽之,千万别再拿“集体研究”当“抱团腐败”违纪违法的挡箭牌,不论是集体研究还是个人决策,主要领导干部都必须承担领导责任,出现问题或差错谁都不能推诿,更不能以“上过班子会”“集体决策”为托辞。同时,要充分利用现有的党纪法规,发现问题严厉惩处、决不姑息,坚决堵住任何人企图利用“集体研究”钻空子的制度漏洞。

   

下一篇